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博客
 
  福建紫金矿业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发生铜酸水渗漏事故,事故造成汀江部分水域严重污染,紫金矿业直至12日才发布公告,瞒报事故9天。紫金矿业,当初是靠压低成本提炼“低品位”金矿发家而闻名,然而伴随它一路的却是多次的重大环境污染事故。本次的事故,仅仅是因为“暴雨造成”,还是一个因为压低成本而带来的恶果?不可否认的是,此次污染事件,对当地生态环境、居民的健康来说,都是一场不容忽视的灾难。
  氰化钠炼金:一半黄金,一半污水 
“紫金矿业”是一个传奇。上世纪90年代,地质工作者陈景河(紫金矿业董事长) 冒险用氰化钠溶液提炼黄金,使原先没有开采价值的低品位矿具有了开采价值,庞大的紫金矿业帝国也就此崛起。紫金矿业的采矿成本低在行业中是出了名的。2007年,紫金矿业每克矿产金的成本只有57.64元,仅为国内平均水平的45%。然而,紫金矿业创造的这一低成本奇迹,却使自己陷入污染的泥潭,不能自拔。
紫金矿业
7月12日,位于汀江河下游的棉花滩库区边散落着因水质污染致死的河鱼。
紫金矿业
7月13日,工作人员从福建上杭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中抽取含铜酸水样本。

靠低成本开挖金矿发家

1993年,地质工作者的陈景河 (紫金矿业董事长) 下海,试图开发紫金山的金铜矿。不过当时局面颇为尴尬:在专家可行性论证报告中,紫金山金矿却被给予品位低、投资大、风险高、开发价值极小的结论。设计部门估算紫金山金矿一期开发投资至少要2900万,但陈景河只争取到了350万银行贷款。已做过小规模试验的陈景河,开始了平生第一次冒险:将传统上只在北方干旱、平坦地区使用的黄金提炼工艺“堆浸法”引入多雨的紫金山区,用氰化钠溶液喷淋破碎后的金矿石,再收集含金溶液提炼黄金。这一尝试,不仅急剧降低成本,使原先没有开采价值的低品位矿,从石头变成了宝贝,具有了开采价值。而庞大的紫金矿业帝国也就此崛起。

但使用这一方法,黄金在提炼过程中,会产生含剧毒氰化钠的废水和含金属的毒污水,通常要集中处理,否则就会严重污染环境。

减少环保投入 污染事故早有“前科”

有相关人士指责紫金矿业在环保方面舍不得投入,尽量压低成本。最好的例子是2007年,紫金矿业收购湖北鑫丰矿业。鑫丰矿业主要利用氰化工艺和提纯工艺进行金矿冶炼。紫金矿业介入之后,很快停掉了上述两个工艺,将其工艺改为浮选,即根据不同的矿物特性加入不同药物,使所需矿物质与其他物质分离开。这一做法,正是为了减少环保投入。但是,含有大量残余水分的尾矿渣,却成为新的污染隐患。

事实上在在紫金矿业发家史上,污染事件却也如影随形。2006年底,位于贵州省贞丰县境内的紫金矿业贞丰水银洞金矿发生溃坝事故。尾矿库中约20万立方米含有剧毒氰化钾等成分的废渣废水溢出,下游两座水库受到污染。 2008年2月,紫金矿业便因存在不良环境记录而成为首批“绿色证券”政策中10家“未能通过或暂缓通过”的企业之一;2009年4月底,紫金矿业下属的、位于河北张家口崇礼县的东坪旧矿尾矿库回水系统发生泄漏事故,引起部分当地居民呼吁坚决取缔;同年年底,福建龙岩市环保局连收到两封投诉信,称“紫金矿业污染武平下村村矿区水源非常严重,连池塘的鱼都死了”。今年5月,因为存在严重环保问题尚未按期整改的情况,紫金矿业再次被国家环保部点名批评。

  事故背后:排污系统因何失效 
事故发生后,紫金矿业试图将污水池发生渗漏的直接原因归咎于6月份以来的持续强降雨。然而近年来的世界气候剧烈变化,“百年一遇”的暴雨洪涝几乎年年都能遇到。特别是紫金山铜矿所在的福建省,年代并不久远的紫金矿区排污系统建造时理应考虑到这一点——这不得不让人担忧,企业在设计和施工时是否为了遵循“减少环保成本”而造成某些隐藏的漏洞。

工人正在处理位于福建上杭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中的含铜酸水。据悉,有9100立方米的含铜酸水外渗引发汀江流域污染。
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正把发生泄漏的污水池中的含铜酸水抽回上游污水池中,等待处理。

失效的“三大沟”排污系统

此前,紫金矿业在矿区通往汀江三大沟(同康沟、二庙沟、下田寮沟)中构筑了防洪体系,使外围汇水不进入排土场、堆浸场、堆碴场等工业场地。对矿区水污染防治的环保方面,紫金也建立了“三大沟”的环保处理系统:在源头设置污水拦截设施,中端设置废水处理设施,实行工业水闭路循环,在末端设置污染物排放监控设施。此外,紫金还对排污口设置废水自动化检测监控系统,并与福建省环保自动监控中心联网,实现远程、连续和实时监控。然而,这一防治监控体系,未能遏止此次污染事故。

一场导致渗漏暴雨

据企业公告,经省、市专家初步核查,本次紫金矿业渗漏事故的直接原因,是6月份以来的持续强降雨致使溶液池区域内地下水位迅速抬升,地下水量急剧增大,局部底垫下的黏土垫层被掏空,导致污水池防渗底垫多处开裂,含铜酸水通过污水池下方的排洪洞口流入汀江。紫金矿业内部负责人也表示,该公司废水处理系统能力为5000立方米/天,不足以处理本次特大暴雨情况下新增的废水量,试图将事件归咎为自然不可抗力。然而紫金山铜矿所在的福建省,“持续强降雨”年年都有,在年代并不久远的紫金矿区排污系统建造时理应考虑到这一点——这不得不让人担忧,企业在设计和施工时是否为了遵循“减少环保成本”而造成某些隐藏的漏洞。

国家环保设计标准太低?

紫金矿业方面称其污水处理系统符合国家环保设计标准——抵抗50年一遇洪水冲击。但因为近年来的世界气候剧烈变化,“百年一遇”的暴雨洪涝几乎年年都能遇到,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行业标准理应提高。事实上,因为涉及“谁来立法”以及各部门在设立标准时掺杂考虑到相关行业的利益问题,目前的国家环保设计标准确实有过低之嫌。然而这并不能作为企业推卸责任接口,管理不到位即是一个重要因素——目前中国至少有几十家同类矿产企业,紫金矿业偏偏是事发最为频繁的一家。



  被污染的汀江水:“对人无害”? 
根据有关部门对汀江水的检测结果显示,溃坝的确对河水造成了污染。相关负责人声称,虽然河水受到污染,但其中不含剧毒物质,“对鱼有毒对人无毒”,不会影响居民健康。理论上汀江水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理后PH值和含铜量基本回复至国Ⅲ标准以内,然而以往危害环境的事故却一再让人们认识到,事故也许不会直接对人类产生危害,但长期来看,环境的污染最终将会影响人类。

7月13日,福建上杭,大量受污染死亡的鱼浮满河面。
面对大量受污染死亡的鱼,当地居民几乎已经不再饮用自来水,而是到市面上买水喝。

福建省环保厅发布的《污染事件汀江水质监测结果》,此次事故渗漏废水主要为酸性废水(主要含铜、硫酸根离子),没有剧毒物质。而外界对水质污染的担忧,亦主要集中在PH值的含铜量两项指标。

PH值依然偏酸 不利身体酸碱平衡

7月4日,汀江上杭段多处水质监测出现PH值的范围在4.34-6.33之间,已超过国家地表水Ⅲ类水质标准限值(6-9),不宜饮用。而在泄漏事故得到控制后,汀江上杭段各断面水质逐步改善,PH值回升至6.65左右,符合地表水Ⅲ类水质标准,但属性依然偏向酸性。

然而医学证明人体大多适宜喝弱碱性的水(PH值在7-8之间)。长期喝酸性水对调节身体酸碱平衡很不利,容易造成胃酸过高引发各种疾病。美国科学家Burton曾分析美国100个大城市的饮用水,喝偏酸性的水比较容易引起心血管病,癌症死亡率亦明显偏高。而日本的科学家早在1957年就已证明,中风死亡率与饮用水中的酸度密切相关。

铜具有“累积效应” 长期摄入或慢性中毒

污水含铜是汀江鱼大量死亡的主要原因。鱼对水中铜含量的要求比较高,当达到0.1mg/L时,鱼就会出现中毒甚至死亡的现象。而根据《监测结果》数据显示7月12日(事故得到控制后),汀江上杭段各断面铜浓度仍在0.039-0.109mg/L(毫克每升)之间。而根据《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规定,Ⅲ类水铜离子含量不得超过1.0mg/L。也就是说,汀江经过一定程度的治理后,水质已达到国Ⅲ类水标准的含铜量要求。根据《生活饮用水水源水质标准》规定,国Ⅲ类水是可用为饮用水源的最低标准。因此,如果福建省环保厅发布的检测结果属实,目前汀江水理论上是“可以饮”的,但仍不能养鱼。

上杭县防疫站副站长傅卫国声称,即便饮水中的铜超过1.0毫克每升,也仅仅会令水出现一点点颜色,还不会引起人的中毒。但铜作为一种重金属,在人体内很难代谢,具有很强的“累积效应”,因而长期饮用铜元素超标的水,摄入铜过量,有可能造成中毒,包括急性铜中毒、肝豆状核变性、儿童肝内胆汁淤积等病症。事实上位于紫金山脚下的武平县中堡镇下村村患癌症的人逐渐增多,便可能与居民长期饮用金属含量偏多的水有关。


 
  近几年来,重金属污染的事件也一再向人们敲响警钟:一些给人类带来致命危害的污染也许不会一下子暴露,而是随时间累计才会慢慢体现出来,并且被污染过地区,治理之后也很难恢复到被污染前的状态。正如2009年爆出的湖南嘉禾儿童血铅超标事件,嘉禾金鸡岭村的铅污染已经渗透到土壤水源里。污染的土地还在种,重金属的祸害就这样被悄无声息地转移着。在上杭地区,紫金矿业泄露事故所带来的危害,也许也正在这样无声的肆虐着。

  往期专题 
第六期:高科技手段杀死球场误判
第六期:高科技手段杀死球场误判
第五期:被妖魔化的添加剂
第五期:被妖魔化的添加剂
第四期:高温酷暑,中国穷人的灾
第四期:高温酷暑,中国穷人的灾
第三期:日本“科研”捕鲸谎言
第三期:日本“科研”捕鲸谎言
编辑:董凌 视觉:陈子宇【更多精彩,请浏览网易探索频道】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