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在现代商品经济冲击之下,小岛已经转变为被人类过剩欲望追逐的宝地。岛上一草一木,一沙一鸟都是可利用资源。多少年来人们掠夺性的捕捞和毁灭性的开发,以及围海造田等行为给中国的小岛带来灭顶的灾难,岛屿和附近海水的生态环境都受到了触目惊心的破坏。经统计,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不到20年时间, 浙江省的海岛减少200多个,广东省减少了300多个,辽宁省海岛消失48个;河北省海岛消失了60个;福建省海岛消失了83个;海南省海岛消失了51个。中国的海岛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网易探索对话马宏杰
aaa
马宏杰:《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资深图片编辑,多年来走遍中国拍摄各类图片,主要作品有《唐三彩的故乡》、《西部买妻》、《割漆人》、《朱仙镇木板年画》及《采石场》《江湖耍猴人》等,多次获得专业大奖,他的四幅图片被法国一家画廊购买。2003年六幅图片被广东美术馆收藏。 2004年四幅图片被河南博物院收藏。

·“(在拍摄海洋和海岛的过程中)印象最深的还是海洋的保护,在南海很多岛屿里,有很多情况不容乐观。潜水下去以后看到(的情形)像一片废墟,海面下的惨状是触目惊心的。”

·“说一句让国人比较瞩目的话,国外的岛屿都比我们的好。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更加注重保护。”

·“《海岛保护法》颁布以后,我们执行的力度是什么样的?谁来执行?这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对于以破坏的生态修复,我觉得(力度)太弱了,这种研究机构往往太少了。”[访谈全文]

  十年间中国海岛数量锐减  

一座岛的诞生,或是因为几万年、几十万年前沉寂的地壳突然发生剧烈的火山地震活动而成;或是千万年来海面上升淹没了丘陵山地而成;或是造礁珊瑚几千年几万年营造而成;或是日复一日的海浪淘沙长时期堆积而成。而一座岛的消亡,只需要数年即可。


小岛危机
《中国国家地理》十月专辑《海洋中国》。

2010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岛保护法》开始施行。一时间,各海岛生态黑暗现状的新闻四起。据统计,上世纪90年代末期,浙江省尚有无居民海岛2886个,到2007年底却只剩下2669个;广东省海岛数量则由1431个减少到1100多个;辽宁省海岛消失48个,减少数量占海岛总数的18%;河北省海岛消失了60个,减少了46%;福建省海岛消失了83个,减少了6%;海南省海岛消失了51个,减少了22%。

 

在新近披露的消息中,广东湛江市的罗斗沙岛就有濒临消亡的危险。罗斗沙岛是湛江最大的无人岛,因为持续数十年的偷采海沙,直接导致岛屿缩小一半。据报道,每天约有30多艘采砂船在罗斗沙周围疯狂抽砂,日均采砂量可达1万多立方米。上世纪90年代,浙江岱山县政府以每年2000元的价格将桥梁山岛出租给采石企业。短短几年时间,这座面积不足0.1平方公里的无居民小岛大部分山体已被挖空。目前,该岛正处于生态修复之中。 泥岛,位于山东省海阳市,海岸线长约0.24公里,面积0.005平方公里,是无居民海岛。由于20世纪末期当地修建码头、渔港需要石料,泥岛被炸。在地图上,泥岛已经消失。2000年,浙江嵊泗县曾对辖区内无居民岛作了勘查,发现有来自安徽等14个省的近千名外来人员,在十几个无居民岛上从事花岗岩石料开采、捕养、放牧等掠夺性开发活动。之前,竟无人知晓。

  国人疯狂掠夺岛屿上各种资源  

中国海岛有94%系无居民海岛,它们大多面积狭小,地域结构简单,环境相对封闭,生态系统构成也较为单一,而且生物多样性指数小,稳定性差,随着全球气候异常。气温上升,海平面上升,极端动力作用加强,自然灾害频繁对自然环境和生态系统造成更大的威胁。另外,人地关系异常紧张,资源特别是淡水资源贫乏,采砂、炸岛取石、无序捕捞与养殖、肆意开发等现象突出,加大了海岛的压力,也导致部分岛屿水荒日趋严重。总体来看,中国海岛的生态系统与陆地相比较为脆弱,极易受到破坏。


小岛危机
珊瑚岛之一,拖网渔船对海底的珊瑚破坏性是非常大的。摄影:兰建琼。
小岛危机
金丝燕的遭遇并非偶然,在中国各海岛的物种同样受到类似的遭遇,如青岛的黄岛长吻柱头虫,厦门的文昌鱼,辽宁蛤蜊岛的“中华蚬库”都遭受了毁灭性的捕捞。摄影:吴立新。
小岛危机
在广东开阳闸坡渔港举行的南海开渔节上,万船竞发,争捕第一网鱼。半个世纪以来,过度捕捞使我国的海洋经济鱼类资源濒临枯竭。摄影:马文荣。

疯狂采燕窝致金丝燕数量减少

 

海南省的大洲岛。大洲岛,又称“燕窝岛”,位于海南省东部沿海万宁市(古称万州),为海南省最大的无居民海岛,是中国首批五个国家级海洋自然保护区之一。它是中国唯一纯正的燕窝产地,岛内的金丝燕是中国唯一可以营造白色可食燕窝的珍稀鸟类。如今岛上仅有南罗一处燕洞残存至今。每年3、4月间,金丝燕钻进南罗洞,吐出胶状的唾液,将唾液粘于绝壁上,筑成巢,这就是“燕窝”。金丝燕一年结巢三次,第一次结巢厚而洁白,由于经过冬季的休养生息,体内储存了足够的养分,唾液质素较优,所以巢较优较厚,是燕窝中之极品。目前市面上估价1克卖到1000多元,显然这比黄金价格高好几倍。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采燕窝的方式改为万宁东澳镇新群村各生产队按年轮流包干。一些生产队为获取最大的经济效益,一年内轮番多次进洞采窝。捣窝,砸卵,杀幼燕,惊母燕,这样连续数年掠夺式的采摘,造成大洲金丝燕种群数量急剧减少。据统计,20世纪80年代,采摘到仅60—70个巢;2002年8月仅采到2只燕窝。2003年起又封洞禁采燕窝至今;2009年的监测表明,南罗洞1个点有个体活动与繁殖。按估算,目前大洲岛金丝燕的种群数量仅为30-40只。

 

毁灭性捕捞 海底成废墟

 

金丝燕的遭遇并非偶然,在中国各海岛的物种同样受到类似的遭遇:青岛的黄岛长吻柱头虫,厦门的文昌鱼,辽宁蛤蜊岛的“中华蚬库”都遭受了毁灭性的捕捞。

2005年,在海南岛东部的珊瑚礁海岸,仍有当地渔民以炸鱼方式,进行原始的海洋捕捞活动,对珊瑚礁生态系统影响严重。《中国国家地理》的资深图片编辑马宏杰说“我们去南海的时候,从西沙过去,第一站是北礁。北礁的珊瑚还是挺好的,但是我们到了甘泉岛,到了七连屿的时候,那个地方的岛屿保护的情况就不容乐观。我潜水下去以后,看到的情形像一片废墟,可以这么说,就像整个楼被摧毁的一片废墟一样,所有的珊瑚都是死的。海底经过人们炸鱼、毒鱼,还有因为现在旅游开发得太过度,海洋里的贝类也被捞上来,海洋珊瑚也捞上来作为一个工艺品进行销售。”马宏杰说,在海南碰到了香港、福建的渔船,越南的渔船,都在那一片海域捕捞,甚至拖网渔船捕捞,“所以我们潜在海面下后看到景象惨不忍睹,那种拖网渔船的破坏性是非常大的,它在前面走,底下的海域里拉一张网,前进中,渔网会把整个珊瑚都能打碎,这一片海域拖过去以后,完全就是一片瓦砾。”

 

旅游过度开发 潜水场所附近珊瑚退化

 

由于这几年旅游景点的开发,众多的游客拥到了天涯海角所在地三亚,2000年前后在亚龙湾、大东海、鹿回头半岛、三亚湾等地开辟了许多潜水旅游地,目前虽然还无法定量确定这样的旅游活动对当地海洋环境的影响,不过,珊瑚礁生态的退化却是事实。马宏杰老师在南海考察潜水时发现,在供游人潜水长60米、宽60米的区域中,海底的沉积物有一层白色的附着物,这很明显的就是和一个水线之外的完全不一样。这些附着物不可能是短时间内形成的,而是好几年才会形成的。受到人类这些行为的影响,这片海域附近的珊瑚礁都会明显的退化。

  围海造田导致大量海岛消失

据不完全统计,1949年以来,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10个省市的围海造田面积将近 800万亩。据统计,前三次大规模围填海造地面积达12000平方公里(1800余万亩),平均每年约为230-240平方公里。


小岛危机
火山岛之一涠洲岛:位于广西北海北部湾海域,是中国最大的火山岛。摄影:张小宁。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先后兴起了几次大的围填海高潮。第一次是建国初期的围海晒盐,形成了沿海地区四大盐场;第二次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围海造田,形成了大量的农业土地;第三次是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围海养殖热潮,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养殖大国。进入21世纪,围填海成为沿海地区拓展土地空间的重要手段,用途变为以工业与城市建设为主。 据统计,前三次大规模围填海造地面积达12000平方公里(1800余万亩),平均每年约为230-240平方公里。此外,中国还陆续修建了一些海堤式的陆岛通道工程,譬如福建东山岛,浙江玉环岛,广东东海岛、海陵岛、三灶岛、高栏岛,山东养马岛、红岛,广西龙门岛等地都修建了陆连坝。

 

不知不觉,海岸线成为陆地岸线,许多地方把岛屿变成了修船厂、商住楼房,这必然会带来更多现实的收益。只是这种近乎“安乐死”的死亡,可能比进岛炸石、采砂要平缓、细微很多,以至人们会忽略或无法计量岛屿死亡对于人类的损失。鱼类都喜欢在近岸产卵,因为曲折的海岸线让水流比较平稳,而礁石又给了鱼类栖息的地方。围海造田最大问题是,让鱼失去了产卵的地方。除了渔业资源衰竭,生态系统破坏、海洋环境污染,这一系列大自然的报复,或许也只有在若干年后,才可以体会的到。

  开发方式错误 海洋海岛管理法规滞后

据不完全统计,1949年以来,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10个省市的围海造田面积将近 800万亩。据统计,前三次大规模围填海造地面积达12000平方公里(1800余万亩),平均每年约为230-240平方公里。


小岛危机
有些投资商为了牟取暴利,肆意开山炸岛、乱砍滥伐海岛森林、乱采岛礁生物。摄影:刘昌明。
小岛危机
福建霞浦的海上养殖场。2008年,我国海水养殖产量1340万吨,占国内海洋水产品产量的51.6%,超过了海洋捕捞;这个数字也意味着中国产出了世界海水养殖总量的三分之二。摄影:朱庆福。

开发变相为破坏

 

中国在这几年旅游资源开发,很多时候意味着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正如上文提到的,例如海南岛的旅游开发,在周边许多小岛周围都开辟了潜水场,在海南本岛,为开发房地产砍伐树林。这些行为都对生态造成极大的破坏。马宏杰老师在访谈中说道:“说一句让国人比较瞩目的话,国外的岛屿的保护,都比中国做的好。”国外对海洋资源的开发,非常注重保护,渔民的作业方式和中国渔民的作业方式也不一样。中国渔民的作业方式是经济大潮下的,所有一切都要。“但是有些贝类,以及中国四大美味,鱼翅、燕窝、海参,这些东西外国人很多都是不吃的,但是中国人吃,不但要吃,而且还要它的贝壳来做工艺品。我们大的没有了捞小的,小的没有了捞更小的,这个食物链要续上往往是需要很多年的。”比如在马来西亚、在马尔代夫,也有潜水活动,游客都可以去潜,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去触动珊瑚,所有游客都要与珊瑚保持一定距离。再比如一些国家建开发国家公园,比如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公园建立后有非常严格的法律保护,对游客开发的仅仅是1%-3%的区域。

 

立法滞后:无居民海岛不用审批就被开发

 

2009年据《时代周报》的记者了解,在2002年之前,对海洋和海岛的围垦工程并不需要报批,直到2002年,海洋局才开始依据1982年公布的《海岛环境保护法》和《海洋区域划分法》对围垦海岛开发进行环保评估。 资料显示,迄今为止,中国只有在上世纪90年代初,启动了一次海岛综合资源调查项目,调查工作在1994年完成,2003年调查成果出版。这是我国至今为止完成的惟一一次海岛全面调查,其成果仍在为今天的海岛保护工作提供支持。现实是,20多年前的海洋法和15年前的调查,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海岛生态恶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2009年《时代周报》的报道就写道,浙江省海洋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由于海岛管理的归属权不清,他们在执法时,经常遭遇问题。“从岸上对海洋的污染都是由环保局管。”这名工作人员说,他们海洋部门有审批权,但对污染的企业,我们却没有执法权。在这方面,环保部门是拥有较多的权力,他们负责检测、评估和审批。但环保部门收取的“排污费”却很少用于海岛保护。

 

2003年《无居民海岛保护与利用管理规定》颁布,可是由于没有具体的细则,各个地方或者个人纷纷申请开发海岛,由于缺乏统一规划,无居民海岛的使用权和承包权,不仅各市、县政府有审批权,就连乡政府都有审批权,有的根本就没有经过批准。一些地方为了增加当地财政收入,随意将一些岛屿租赁出去,使一些原本为珍稀物种和候鸟迁徙地的无居民海岛遭到破坏。有些投资商为了牟取暴利,肆意开山炸岛、乱砍滥伐海岛森林、乱采岛礁生物。


 
  2009年3月,中国的《海岛保护法》已经正式出台,有媒体评价“这部法律标志着中国海岛保护开始步入有序时代。”可是在法律之下,执行的力度是什么样的?由谁来监管,由谁来具体执行?这都是现在面临的比制定法律更加重要的问题。而另一方面,已经受到毁灭性开发的海洋和岛屿,又改采取什么措施防止继续恶化,怎样修复海岛生态环境的,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往期专题  
第90期:退烧药“夺命”疑云
第90期:退烧药“夺命”疑云
第89期:“活熊取胆”的血泪真相
第89期:“活熊取胆”的血泪真相
第88期:镉污染:稻米中的潜在杀手
第88期:镉污染:稻米中的潜在杀手
第87期:计算机“沃森”博弈人类智能
第87期:计算机“沃森”博弈人类智能
编辑:董凌 视觉:陈子宇 内容合作:《中国国家地理》十月专辑
转发到微博 | 探索首页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