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第九届亚太烟草或健康会议上一份科研报告称中国产的13个品牌卷烟检测出含有重金属,烟草中含有的铅、砷和镉等重金属成分,其含量与加拿大产香烟相比最高超出三倍以上。中国相关部门在驳斥这一研究成果时称,报告以加拿大严苛的标准做参照并不公正,并且世界上其他国家也没有对整支烟的金属市场准入标准。但中国土壤的严重重金属污染以及中国烟草检测管理机制的缺失,中国香烟中重金属含量确实大大高于其他国家。况且其他国家没有标准并不说明中国可以没有相关标准,这并不足以成为中国香烟没有重金属标准推脱的借口。
  中国香烟重金属含量一直偏高  

针对这份报告,中国国家烟草局官员在回应中称,加拿大研究者以加拿大烟为参照物,并且强调“整支烟重金属市场准入标准不只是中国没有、国际上也没有”“虽有一定的参考意义,但不能说完全客观公正。” 但事实中,通过数据对比可以发现,中国烟草与其他烟草管制一般的国家(如美国、日本)相比,部分重金属含量仍然偏高。并且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有研究公布了这一结果。


香烟含重金属
13种重金属超标香烟重金属含量
香烟含重金属
13种重金属超标香烟重金属含量
香烟含重金属

香烟中重金属可致癌及神经系统损伤

 

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科主任郝凤桐表示,铅、砷、镉等重金属确实对人体有害,三种有毒物质造成的主要伤害表现在:铅容易导致贫血、神经系统和消化系统的损伤;砷会导致神经系统紊乱、皮肤黏膜损伤、致癌;镉会造成肾功能损伤。

 

人们在日常接触铅、砷、镉等有毒物质的机会不多,接触主要是通过消化道。而吸烟中重金属对人体的危害,却大大高于消化道吸收。在香烟不完全燃烧时,发生了一系列的热分解与热合成化学反应,形成大量复杂的有机物质,据研究从烟雾中分离出有害成分可达3000余种。有研究证实,香烟燃烧中心部位温度高达800-900℃,燃烧的边缘温度也达到了300-400℃。烟草的燃烧消费过程,一改受重金属污染的粮食、蔬菜和水果需要通过人体消化道吸收的过程,燃烧时的高温,将烟草中的重金属、类金属衍变为烟尘和雾(气溶胶),直接由呼吸道进入人体内,该过程包含了吸烟者和被动吸烟者。

 

据国内有学者进行过相关的研究发现:一包香烟的烟丝大概14克,那么抽一包烟就吸进去了35微克的镉。差不多3个月的时间,体内聚集的镉就足够有害了。现实中不少烟民抽惯了一种牌子,不仅是数月抽,而且数年抽,甚至几十年不变,该受到多大的危害,香烟重金属超标不是个小问题,对于烟民来说如同食品一样,同样是个大问题。

 

对比《Ullmann百科全书》:中国香烟重金属确实偏高

 

烟草中有害金属的含量以及对人体健康的影响,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各国研究人员的关注。目前世界各国控烟实践中普遍采用霍夫曼名单、fowels&Dybing名单、加拿大政府有害成分清单和美国环保署有害成分控制清单等等。不可否认,加拿大对本国的烟草管制在世界上都属于激进派,其标准通常高于其他国家烟草的标准。虽说与要求严苛的加拿大烟草作比较确实有失公平,但中国烟草重金属含量高于其他国家烟草,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Ullmann工业化学百科全书》是在世界工业化学领域享有盛誉的标准参考书,其中《烟草篇》对烟草中各项重金属有具体的标准规定。网上有资料将此次ITC报告重金属含量高的这13种中国烟的重金属含量,与1996年美国出版的《Ullmann百科全书》对烟草中重金属含量标准做比较(如左图3所示),其中这13种烟中的镉含量均远远超过标准。

 

十多年前中国香烟重金属含量已高于他国

 

实际上,中国香烟的重金属含量一直都很高。据《美国、日本和国产香烟中铅含量的比较》显示,德国海德堡大学的一名教授曾经做实验比较了中国、德国、俄罗斯、印度、希腊和加拿大的香烟中镉的含量,结果显示中国的香烟中镉含量是最高的,是最低的希腊的6倍多。10多年前,中国学者也做过这方面的研究,比较中国、美国、日本三国香烟中铅的含量,结果发现,某种上海产的香烟中铅含量是美国产的12.4倍,是日本产的4.5倍。

  国内环境问题严重,国外标准无参考价值  

报告中指出,“烟叶中的重金属含量是由其生长的土壤带入,而不是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人为添加。”中国有关专家也承认,中国的烟草种植很有可能由于土壤造成了香烟重金属成分过高。并且中国肥料和农药的不规范,也会导致烟草的重金属含量过高。而其他种植烟草的国家,没有像中国土壤面临如此严重的重金属超标。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其他国家的烟草市场对重金属含量的无标准或低标准对于中国的香烟并没有参考价值。


香烟含重金属
其他种植烟草的国家,没有像中国土壤面临如此严重的重金属超标,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其他国家的烟草市场准入标准对于中国的香烟并没有参考价值。

云南等烟草产地受重金属污染可能性较国外高

 

由于环境因素的普遍性,如同众多农产品一样,在烟草中发现重金属的踪迹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烟草中的重金属是由生产环境中的水、土壤、空气带入的。在同样的环境中生产的蔬菜、水果也会带有铅、砷、镉等重金属,上文也提到,但因为它们是通过消化道进入人体的,而人体的消化道对这些重金属有天然的屏蔽功能,因此危害远不及烟草大。

 

学者实验结果表明,当土壤中加入不同浓度的铅时(0-2500mg/kg),烟草对土壤中的铅具有较强的吸收性,并可残留在作物的各个部位;当土壤中锰添加浓度为1500mg-2500mg/kg时,烟草植株仍能生长,但烟草叶、茎和根的锰含量逐渐增加,烟草地上部分锰积累量最高达到13.5g/kg;烟草植株中含有高剂量铅、锰等金属,虽然致使植株生长发育受阻,但是促进了镉的吸收。因此,与烟草中部分有机物是植株成分或在生产环节添加不同,铅、镉、锰、砷等无机化学物,更多地来源于环境。这一点得到了云南烟草科学院有关负责人的认同。尤其是在云南,这里因矿产资源丰富,素有有色金属王国之称,土壤中难免含有重金属物质。然而云南却又是中国重要的烟草产地之一。

 

另外也有研究表明,烟叶中的镉、镍、铅等重金属元素的含量和PH值是负相关的,所以土壤越酸,重金属的含量也就越多。中国大量燃烧含硫煤,酸雨越来越多,土壤酸化造成重金属含量高。

 

中国土壤重金属普查结果未公布

 

中国在2006年开始启动土壤重金属污染普查,2009年已经完成,数据并未公布。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益宗参与了上述普查研究。他指出,一些地方开采矿产时,一些重金属污染到农田,使得农作物和经济作物污染加重,特别是在西南、中部、中南某些省份表现明显。“本次普查的一个表现是,土壤污染面积在扩大。而烟草被污染只是一个方面,部分地区稻谷、蔬菜也存在被重金属污染的情况。”他说。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在2010年7月9日称,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口增长、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加快推进,涉重金属行业仍保持一定的增长势头,由此带来的重金属污染压力将有增无减。 在这样的环境下,烟草种植过程中的污染完全不可避免。

 

中国烟苗所处空气都可能铅超标

 

云南省曲靖市烟草专卖局烟叶生产管理部部长毛建书看来,重金属含量过高的罪魁祸首还不仅是土壤,可能是肥料和农药。他在长期行走在烟田,对烟草的种植比较了解。他表示“烟农如果不用烟草公司专门提供的烟叶肥,或者农药有残留物都可能导致这种结果”。另外,来自云南烟叶信息网的资料表明,就连烟苗种植所处的空气,都可能铅超标,还有灌溉水,也可能含有铅、镉、砷、镉等重金属。

  中国烟草经营模式风险高 

中国一直没有卷烟产品重金属含量的国家标准,甚至行业标准。国家质检总局也没有单独开展这项检测。并且中国实行烟草专卖制度,唯一的国家级烟草质检中心和各省烟草质检站与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各省级烟草专卖局又属于一套人马,属于“自己生产自己检测自己销售”,并没有像其他国家有第三方机构对香烟进行检测和监督,加大了中国香烟出问题的风险。这种特殊的“国情”使得中国的烟草市场不能盲目参考国外的“无标准”,独立制订一份相关的香烟重金属含量标准显得尤为重要。


香烟含重金属
中国一直没有卷烟产品重金属含量的国家标准,甚至行业标准
香烟含重金属
在中国,唯一的国家级烟草质检中心和各省烟草质检站的行政主管分别为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各省级烟草专卖局。

中国卷烟无金属含量国家标准及行业标准

 

由以上的研究可以看出,中国的香烟十几年来,重金属含量一直高于其他国家,这一部分源于源于中国一直没有卷烟产品重金属含量的国家标准,甚至行业标准。国家质检总局也没有单独开展这项检测。

 

位于河南郑州的国家烟草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是唯一的国家级烟草检验中心,它和各省的烟草质检站共同构成了庞大的烟草质检网络。“我们对中国烟草总公司下属企业的卷烟产品组织市场抽检,半年一次。各省质检站还有相同项目的交叉检查,每季度进行。” 就是这样一个受国家多部门管辖、资质认可的权威烟草检测部门,却没有对整支香烟的重金属含量进行过检测。余主任说:“国家对卷烟材料的重金属含量有行业标准,我们也做过。但因为整支烟的重金属含量属于非标准类,没有得到授权,就没有做过。”但他表示,事实上,去年国家有关部门准备做这方面的标准制定,还没有出台。

 

中国烟草“自己生产自己检测”的模式

 

2009年,美国参议院6月11日以79比17的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同意由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来对美国的烟草进行“一条龙式”的监管。而日本1985年就取消烟草专卖,同时颁布实施《烟草商业法》(Tobacco Business Law)和《日本烟草公司法》(Japan Tobacco Inc. Law),前者是管理整个烟草产业的法律,后者是专门针对日烟公司的立法。

 

而在中国,唯一的国家级烟草质检中心和各省烟草质检站的行政主管分别为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各省级烟草专卖局。负责烟草检测的人与负责烟草销售的基本可以看做是一套人马。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控烟办主任杨功焕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我国,烟草这种产品跟其他商品不同,是由烟草行业自己进行检测,而并不由质监部门进行相关检测。检测的结果也并不对社会公开。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控烟办主任杨功焕强调,暂且不论这份报告是否准确、客观,关键问题在于烟草行业缺乏检测与监督机制。这种“自己生产自己检测”的模式肯定会加大超标的风险,而重金属只是香烟本身对人体危害的因素之一,香烟中还有更多的成分需要引入第三方检测机制监管。

 

 


 
  撇开外部环境,香烟本身含有对人体的危害因素中,重金属仅仅是其中一个。中国土壤受工业污染严重以及中国烟草检测管理机制的缺失,使中国香烟所面临的风险极高。或许其他一些国家忽略了某些检测指标,但在中国烟草生产的大背景下却没有忽略检测的借口。正如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副主任姜垣研究员表示,香烟中含有多种危害物质,目前最为重要的是,应该把香烟的成分以及有害物质的含量告知消费者,消费者应当拥有商品知情权。


  往期专题  
第37期:动物学家珍·古道尔的五十年
第37期:动物学家珍·古道尔的五十年
第36期:试管婴儿——被误读的文明
第36期:试管婴儿——被误读的文明
图片特辑:浏河水殇
图片特辑:浏河水殇
第35期:“无线充电”技术试水中国
第35期:“无线充电”技术试水中国
编辑:董凌 视觉:陈子宇
转发到微博 | 探索首页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