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如果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你很难将其称之为一种工作”这是《这是我的工作》第二辑中,一位面临死亡考验的登山向导师所说的。在这一辑中我们将会看到更多小众却更有趣的工作者是如何工作的,例如用硫化氢气体轰击线虫,这种奇特的消遣看似无聊却隐含着意义深远的目的:研究如何假死;哪怕是一个看起来简单的树艺工,他也会认真地告诉你:“如果希望了解一棵树,你就必须爬到树冠上。人们认为树冠很简单,但实际上,它们的结构非常复杂,就像是一个神秘的世界。”
  树艺师 

威尔·科姆吉安是孔雀树基金会的一名树艺师,整日与世界上一些最高的参天大树为伍,工作给人一种神秘感。除了负责修剪参天大树外,科姆吉安还与其他人在2007年共同创办进行树木追踪的非盈利性组织——攀登巨人(Ascending the Giants),记录世界上所有树木家族中的最高成员。

 

科姆吉安最喜欢做的事情莫过于攀爬花旗松,而后在距中间还有10英尺(约合3米)的地方荡秋千。他说:“虽然有点危险,但你要学会享受其中的乐趣。”他曾爬上一棵高144英尺(约合44米),已经800岁的西加云杉。这个云杉家族的高度纪录保持者生活在俄勒冈州的麦瑞斯海角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科姆吉安说:“如果希望了解一棵树,你就必须爬到树冠上。人们认为树冠很简单,但实际上,它们的结构非常复杂,就像是一个神秘的世界。”

树艺师

 布景师  

迈克尔·贝德纳克是一名出色的布景师,他的工作就是为摄影师和电视广告制作各种道具和搭建布景。上中学的时候,贝德纳克就对布景设计产生浓厚兴趣。他说:“我曾与当地的戏剧俱乐部合作,为《绿野仙踪》、《屋顶上的小提琴手》等一系列经典音乐剧搭建布景。我喜欢创造,更享受用双手制作各种东西的乐趣。”

 

这位布景师现年28岁,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室,专门为电视广告和平面广告搭建布景和制作道具。他曾为《滚石》杂志拍摄一则广告,将喜剧明星史蒂芬·科拜尔的脑袋“请”上拉什莫尔山;利用手压皮碗泵、PVC管和银色喷漆制造一把道具激光枪;还曾为《纽约客》杂志将一名大厨的头像印到大浅盘上。创作时,他必须了解客户的意图,而后用自己的方式打造一件令客户满意的作品。他说:“布景师是靠一件件出色的作品吃饭的。我经常在作品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布景师

  研究假死的科学家  

在实验室,马克·布德会用几个小时使用硫化氢气体轰击线虫。这种奇特的消遣看似无聊,实际上却有一个意义深远的目的。硫化氢气体让线虫进入假死状态,布德希望对此进行研究,揭开可用于拯救生命的遗传学秘密。他说:“最大的挑战是,你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走在可以得出重大发现的路上,还是将6个月时间浪费在使用毒气摧残线虫上,最终一无所获。"”

 

多年前,布德观看了一部纪录片,讲述一名儿童在被困冻湖下几小时后奇迹般生还的故事。他说:“我当时就想,这个小家伙如何能够在溺水这么长时间情况下幸存?是否有人对这种现象进行研究?”这种好奇促使他潜心研究假死现象。假死是一种可观察的过程,移动、呼吸和心跳全部停止。自2005年以来,布德便对硫化氢导致的线虫假死现象进行研究,希望揭示背后的遗传学秘密。为了拯救生命这个重大目标,他心甘情愿地在实验室埋头研究数小时。他说:“如果我们能够了解有关的遗传学路径,我们便可将研究发现用于急诊室和战场。”

假死研究科学家

  潜艇指挥官  

如何驾驭一艘重7800吨,长度超过足球场并携带16枚战斧巡航导弹的核动力潜艇?潜艇指挥官蒂莫西·莱克斯罗德给出的答案是“必须做到非常小心谨慎”。20年前,他第一次搭乘上世纪50年代设计的潜艇出海。现在的莱克斯罗德是美国海军“密苏里”号潜艇的指挥官,这是美国海军最先进的潜艇之一。

 

当前的潜艇与过去相比可谓有天壤之别。他说:“过去,我们还用纸、铅笔和尺子进行导航,现在已经全部数字化。”现在,艇长只需在艇长室动动鼠标,观看屏幕上来自光电桅杆的实时录像便可监视整艘潜艇。但在大雾天气进港时,莱克斯罗德除了借助技术装备外,仍要依靠长达20年的经验进行导航。他说:“一半是出于本能。那种感觉令人非常愉悦。”

潜艇指挥官

  登山向导  

如果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你很难将其称之为一种“工作”。约翰·莱斯便是一位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工作的人。他是一名登山向导,每天面临生死考验,所承受的压力超乎我们想象。大学毕业后,莱斯曾考虑继续深造,攻读法律,但喜马拉雅山希夏邦马峰的探险之旅最终改变了他的职业发展方向。

 

这位登山向导曾带领登山队征服德纳里峰和珠穆朗玛峰,还曾追随探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的足迹,靠着雪橇穿过南乔治亚岛。动身前,莱斯会认认真真制定计划,途中还向登山者提供医疗护理服务。他建议新手从易到难,一天选择一个适当的目标,逐渐增强自己的能力。“如果目标定得太高,最后只能品尝失败苦果。那些站在顶点的人往往就是能力最出众的人,同时也是最坚忍不拔的人。”

登山向导

  艺术品修复师  

如果一幅画作随着时间流逝褪色和变色,如何让它恢复往日的“容颜”呢?答案是求助于名画修复师詹斯·斯特格。2004年,斯特格进入哈佛艺术博物馆工作。当时 ,这位物理学家被眼前看到的现象深深迷惑——绘画大师马克·罗斯科上世纪60年代创作的一组壁画为何变色?斯特格的团队认为罗斯科的自制颜料和粘合剂在几十年的岁月变迁中发生化学反应。目前,他正在进行壁画恢复,让我们的下一代能够继续欣赏到这些美丽的画作。

 

过去,一些绘画修复人员所做的工作可以说是“弊大于利”,他们甚至直接在上面涂颜料。为了避免前人的错误,斯特格采用数字投影技术进行壁画修复。他说:“我们希望能够再次展出这些绘画作品。我们将采取技术手段让它们恢复往日的容颜。”

艺术品修复师

  往期专题  
第126期:特辑:这是我的工作(一)
第126期:特辑:这是我的工作(一)
第125期:世界领先的莫斯科污水处理厂
第125期:世界领先的莫斯科污水处理厂
第124期:德国为何敢弃用核能
第124期:德国为何敢弃用核能
第123期:权力膨胀下的性狂热
第123期:权力膨胀下的性狂热
网易发现者 编辑/视觉:张弛NN050 编译:shooter 来源:Popular Mechanics 转发到微博 | 探索首页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