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8月底以来,G6京藏高速西北方向进入北京的主要通道上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大堵车,拥堵在路上的汽车绵延上百公里,堵车的时间单位以天计算,而非小时。被拥堵的车辆大多是从内蒙古、山西等煤炭产地向东部地区运送煤炭的大货车。为了压低成本,货车司机宁可被堵在路上几天几夜,也不愿绕路而行。因为对他们来说,在中国高昂的公路运输成本下,不选择一条成本较低的路,或是不超载,就等于没有利润。
  成本高:公路运输是不得已的选择   

中国的煤炭工业主要集中于北方,尤其是山西、陕西和内蒙。而煤炭的消费地则主要集中于经济发达的东南部沿海地区,工业布局与煤炭资源的错位,形成了北煤南运,西煤东运的格局。然而由于中国铁路建设滞后,一些地方铁路运力严重超负荷。因此煤炭运输,乃至所有货运行业不得不选择成本更高的公路运输。由于中国的公路运输成本较高,造成中国的物流成本比其他国家都高的多,甚至比美国要高一倍左右。


京藏高速大堵车
如图可见,内蒙古的煤炭产量远远超过了铁路运力。

京藏高速大堵车
山西的煤炭产量也超过铁路运力,但比内蒙古的状况好。

京藏高速大堵车
高速公路上收费站多、罚款多的问题,几乎已成了众所周知的“中国特色”。

铁路运力严重不足 煤炭运输无奈走上公路

 

8月14日以来发生的京藏高速公路大堵车中,被堵车辆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内蒙古、山西方向,拉运煤炭到唐山港、天津港或秦皇岛港。而继去年晋陕公路发生大堵车后,今年,京张高速、京藏高速连续发生长时间、大面积堵车,严重堵车的路段都是“三西”(内蒙古西部、山西、陕西)煤炭产区向环渤海地区及东部地区输送煤炭的重要通道。

 

2009年内蒙古产煤超过6亿吨,调出煤炭3.3亿吨,成为全国第一大煤炭生产和调出省区。近年来,新增外运量以1000万吨以上的速度递增。然而内蒙境内铁路无法满足分布广泛的矿井煤炭运输,深入煤炭产地的铁路支线较少,运力严重不足。2009年年底,发改委公布“2010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意向框架”,该框架显示内蒙古2010年煤炭铁路出省计划只有2.18亿吨。这意味着如果2010年内蒙古原煤产量达到7亿吨的话,铁路出省运量仅相当于煤炭总产量的31.1%。在上述2.18亿吨铁路运力计划中,属于神华集团下属矿井、平庄、霍林河、伊泰、蒙泰、满世等大型煤炭企业的运力计划高达1.73亿吨,而其他矿井的运力计划只有4475万吨,仅占内蒙古煤炭铁路出省运量计划的20.5%。这逼得更多的小型煤炭企业只能选择使用公路向外运输。

 

公路运输成本高、罚款多是“中国特色”

 

中国,用货车运煤的成本至少是铁路运输费用的两倍以上。但每日从集散地驶出的运煤车依然有5000辆以上,每辆载重35至50吨,运输量占整个内蒙古货车向外运煤总量的近一半。这些车辆在路上还必须面对收费站多、罚款多的问题,这几乎已成了众所周知的“中国特色”。

 

目前中国95%的高速公路、61%的一级公路、42%的二级公路都是依靠收费公路政策建设的。以另一煤炭大省山西为例,2008年网上出现一张题为《山西某部收费站组成天罗地网》的帖子,图片上标注着山西省几个市县的收费站恰如天罗地网,一时轰动网络。据了解,山西普通公路收费站应接近200个,政府还贷性二级公路收费站157个。目前山西省内公路货运价格最高大约在100元左右/吨,最低为52元/吨。以每趟运程500公里计算,高速公路过路费需1000多元,油钱1000多元,算上其他成本,物流公司一趟只有拉到百把吨才能赚到钱。没有底数的罚款有时也是车主们最主要的成本之一。上路执法的部门源源不断,沿途除交警、路政外,还有很多司机们都不知道的单位。甚至有司机介绍说,“罚款多的线路,运费就高;罚款少的,运费就低。”

  控制成本:宁可挨堵,也不绕路   

高昂的公路运输成本压低了煤炭运输行业的利润空间。为了赚取有限的利润,运输行业只能选择一些成本比较低的公路。即使在京藏公路大堵车中,司机面临的并不是“自古华山一条道”局面,而是有其他路可以选择。但目前的状况是,如果司机选择绕路将面临高得多的通行费用、邮费,以及更多的罚款。为了控制成本,运输司机仍然会选择“宁堵不绕路”。


京藏高速大堵车
如果不选择走京藏高速,驾驶员其实是还有其他选择的一条是走110国道(此次大堵车时正在大修),也可以绕行208国道。
京藏高速大堵车
绕路的成本要比京藏高速高出近1/3,货车司机们宁可挨堵,也不会改线。

进京路网呈“漏斗”状 货车无路可选

 

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因为京藏高速在北京段原为八达岭高速,这段路连接八达岭长城和十三陵风景区,中外游客众多,经专家论证改为旅游专线,昼夜禁行4吨以上货车。这些受限货车只好转到4车道的110国道。因而,丹拉、宣大、京张高速上的进京货运车辆从河北张家口怀来县,汇集到京新高速公路,或康庄收费站,然后在北京境内与110国道上的货运车流再汇集到一起,通过110新线,形成西北地区各省市以及内蒙古货运车辆进京的惟一通道。如此多条高速与国道对接,形成一个“漏斗”形的路网,高速路上车辆越多,对接处的通行速度越缓慢,进而又导致高速路上等待通行的车辆越聚越多,造成拥堵。根据交管部门9月1日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平均每日需经张家口高速公路进京货车数量为11300辆,而实际上最终能出省进京的货车只有7800辆,每天的流量差高达3500辆,差不多33公里之长。

 

绕路成本高出1/3 司机“宁堵不绕路”

 

这种情况下,如果不选择走京藏高速,驾驶员其实是还有其他选择的:一条是走110国道(此次大堵车时正在大修),但是110国道通行能力比较低,车辆一旦多起来,车速根本起不来,而且道路窄,大车行驶也不安全,容易堵在路上,还不如在京藏高速上等待。而从内蒙古集宁至河北怀安,司机既可以直走京藏高速,也可以绕行208国道,从京藏高速的集宁转向集丰高速、再走得大高速,然后经大同再转走宣大高速,最后由宣大高速驶回京藏高速,直接跨过目前堵车的京藏高速内蒙古集宁至河北怀安段。

 

绕行这段路,除了要多走200多公里外,司机还要交更多的高速费,而且还必须经过该线路上的大同煤检站。“很多人运的煤都没有煤检票,不是正规开采的,而且超载,过煤检站肯定要被罚款。”几名司机表示,这条线路的成本要比京藏高速高出近1/3。在正常情况下,一车煤从包头走京藏高速运到唐山的运输成本大概在6500元,而绕路的话则可能过万。本来就已经够高的成本就会被抬得更高,大货车就很可能会赔钱。所以货车司机们宁可挨堵,也不会改线。从另一角度看,能到同一个地方的两条路一条堵死,另一条却空荡荡。从社会的角度看,这是资源的浪费,也是收费标准不合理、市场失灵的表现。

  压低成本:只有超载一条路   

在目前公路运输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面前,很多大货车只能采取超载的办法来压低成本。针对越来越多的超载,管理部门在高速公路设置了更多的检查和治超的点。卸货、称重、罚款,一系列步骤,使原本就容易拥堵的公路更加容易堵车。中国的高速公路走进了一个“超载、罚款、拥堵”的死循环。


京藏高速大堵车
京藏高速内蒙古、河北、北京各地都设置了治超点。每到一个站点,都要停车、称重、罚款,造成车辆拥堵。
京藏高速大堵车
超载、罚款与交通堵塞就这样形成恶性循环。

查超点多造成公路效率底下

 

京藏高速内蒙古、河北、北京各地都设置了治超点。每到一个站点,都要停车、称重、罚款,造成车辆拥堵。按照一位司机的说法,从河北怀安到北京,一路上有3个称重站。称重站要求货车一辆一辆过地磅称重,速度非常慢。有超重的情况,就要付一部分超重费。而货车,特别是运煤的货车,由于路途远,运价低,不超重基本挣不到钱,所以一到称重站,队伍就拉长了。此外在怀安路段,还常常有警察沿路拦车,检查收费。遇上这种情况,又会堵一阵子。最后,到达北京地段,管得更严,要有进京证件,要称重,一旦超重,还不能像在小城市一样交些罚款就过,必须要把超载的货物卸下来。到了北京入口,车辆数量一般都比较多,此时拥堵最为严重,尤其是晚上,工作人员速度放缓。即便如公路部门所说,每辆货车检测下来时间“只需”30多秒,按照每天至少两三千辆的车流量,通行车辆在这个治超站耗费的总时间还是非常可观的。

 

“超载-罚款-拥堵”死循环:不罚款怎创收?

 

事实证明,货车即使超载也是可以上高速的,只不过就是上去之后在所设的数个称重站反复称重、交罚款而已。给票的罚200至300元,不给票的罚50至100元,交了罚款,超载车辆就可以继续行驶。其实如果在京藏高速的每一个进口都设上称重站,在进入京藏高速之前就把超载的货车拦截下来,就根本没有必要再在京藏高速上重复设置称重站了,不需要重复称重,减少等待时间,从而最终减少拥堵。然而目前的状况,恐怕是罚款收缴在作祟。既然超载普遍,那么罚款肯定不少。多设几个称重站,多称几次重,罚款收入更加可观。“雁过拔毛”、名目繁多的罚款,这也导致交通效率大大下降。在此次堵车中,司机普遍反映罚款太多。在一些国道,甚至卫生防疫部门也设卡拦车罚款。

 

由于货运价格低,再加上一路上的过路费,如果不超载就没有利润。“我们也不想超载,我们也想遵守规章制度,可是,遵守了,这活儿也就干不下去了,谁替我们想过?”有驾驶员如是说。超载的后果就只有被罚款;知道要罚款成本提高那就更要超载,超载、罚款造成管理部门设更多的点查超或是罚款,于是就造成了拥堵……超载、罚款与交通堵塞就这样形成恶性循环。


 
  在中国,尤其是“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中,这些年道路修建不可谓不神速,但修到哪里车就堵到哪里。事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指望依靠修建更多的道路来解决拥堵现象是一个乌托邦。因为车辆的增长,以及物流运输需求的增长一直在数倍于道路里程的增加。因此,在大规模的开发之后,路网格局已经基本成型之时,若要充分有效地利用道路资源,合理的道路价格体系的形成和实施将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往期专题   
第53期:中国超级计算机难令美国“不安
第53期:中国超级计算机难令美国“不安
第52期:坎昆气候大会看不见终点
第52期:坎昆气候大会看不见终点
第51期:“引渤入疆”为何不靠谱
第51期:“引渤入疆”为何不靠谱
第50期:植物奶油是“慢性毒药”
第50期:植物奶油是“慢性毒药”
编辑:董凌 视觉:陈子宇 转发到微博 | 探索首页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