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在经历了洗发水“二恶烷”安全威胁后,现在人们又对含ZPT的去屑洗发水“谈虎色变”,尤其是网络流传去屑洗发水会令孕妇胎儿畸形的言论让很多孕妇担忧。ZPT作为一种人工化合物的确有毒性,也曾被用来当做海洋生物杀毒剂,但它在安全用量范围内用作洗发水的去屑添加剂是安全的,并且经美国FDA检测批准使用的。全球范围内ZPT被用来当洗头水去屑剂至今已有40年,这期间鲜有孕妇因用去屑洗头水而产下畸形儿的临床记录。
  ZPT是美国FDA认可的日用品添加剂  

ZPT(Pyrithione Zinc),中文名为吡啶硫酮锌,亦称吡硫鎓锌或奥麦丁锌(OmadineZinc),是一种锌络合物,一种无色固体,在常温中性条件下几乎不溶于水。这种锌的配合物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被合成,一种被广泛应用于皮炎治疗或其他工业用途的高效杀菌剂。目前,ZPT因其强大的杀菌功能被大量应用于去屑洗发水之中,因此也被称为去屑因子。


马拉色菌
马拉色菌是引起人类真菌性头屑的原因,ZPT可杀灭这种细菌。
ZPT
ZPT几十年前就被人工合成,并且用在轮船外层上杀灭附着在船体上的海洋生物。

ZPT能去头屑因其可杀菌且不易被皮肤吸收

 

ZPT并非新鲜事物,早在20世纪30年代,它就被人工合成出来。而ZPT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功能——被用于洗发水“去屑”也已有40余年历史。科学研究认为“马拉色菌”是导致人们头皮屑过多的主要原因,这种常见的嗜油性真菌群长在人的头皮上,以皮脂为养料,其异常繁殖会造成表皮细胞大片脱落。因此,治头屑的政策方针显而易见:抑制真菌繁殖,调整油脂分泌。ZPT能抑制细胞内质子泵提供能量的作用,进而干扰细胞膜的运输过程,使真菌细胞不能通过运输获得足够的离子以维持自身正常运转。为了达到更好的去屑效果,部分洗发水致力于让更多的ZPT成分留在头皮表面——利用了ZPT本身难以被水清洗,也不易被皮肤吸收的特性,所以ZPT可以在头皮停留较长时间。

 

ZPT本来就是有毒化合物,FDA认可其在限定浓度内对人无害

 

ZPT之所以能被用于抑止真菌生长,正是由于它在某种使用范围内具有毒性。它的毒性还被用于替代剧毒的锡化合物,作为海洋生物毒杀剂,用来防止甲壳生物海藻或水生物附着在船壳上;或者被商业洗衣店用来做抗霉菌的药物,甚至外科手术使用的消毒剂。欧盟将其列为剧毒物等级(T+)。但美国FDA(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于1981年公布了被认可的29种含有ZPT成分的制剂,认为ZPT在微量用于日用品成分的情况下(各种洗发水的添加量上限是1%至2%不等)对人体没有危害。而根据卫生部2007年发布的《化妆品卫生规范》ZPT适用于去头屑淋洗类发用产品的最大使用浓度为1.5%——如果国内企业都遵守这个添加量,去头屑洗发水并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事实上,不光中国每年消耗数千吨ZPT,全球使用它的40余年里并未出现任何因ZPT导致胎儿畸形的案例。

  一般接触ZPT不足以构成对人体危害  

广东省药监局一位从事化妆品安全的工作者透露,ZPT由于不容易经皮肤吸收,被批用于洗发水已有多年,美国 FDA和欧美相关部门对ZPT在产品中的安全用量都有明确值。对于孕妇、准备怀孕的女性朋友们来说,相比而言,洗发水,烫发染发、抹口红、涂指甲油的危害更甚,临床导致畸形的案例早有存在。


ZPT致畸
一瓶普通大小的洗头水容量为200ml,普通使用者绝对不会一次性使用如此大量的洗发水。
血铅迷局
作为洗头水去屑剂的ZPT只是作用于头皮表面的真菌,而研究认为这种物质并不能轻易被皮肤吸收。

洗发时ZPT接触量远未达到构成危害水平

 

网络传言中提到,“认定ZPT有毒的专家认为,15mg/kgZPT(每公斤体重15毫克ZPT的用量)涂敷于皮肤就能检测到对胚胎的致毒性,含ZPT的洗发液主要是靠ZPT残留在头皮表面来到达去屑的功效。每次使用含ZPT1.5%的洗发液洗发两次,再加护发素内的ZPT就可能对胎儿引起毒性。”

 

若以普通孕妇体重为55kg来计算,能对人体产生毒害作用至少需要ZPT725mg/次——这相当于40多克洗发水的含量。一瓶普通大小的洗头水约为200ml(见左图),使用者绝对不会一次性使用将近1/4瓶的洗发水洗头。而且,目前市面上主流品牌去屑洗发水所含的ZPT浓度大多为1%(同种产品在美国的含量),符合FDA的规定。即便抛开这点假设,对于ZPT毒性的研究,目前并没有充分的数据给出权威肯定的答案。目前只有美国科学杂志《Cell Stress and Chaperones》刊登的一篇论文支出:“吡硫翁锌(ZPT)可能导致人类角质形成细胞和黑素细胞的热休克并引起DNA损伤”。但这篇文章也注明其结论还仅是“一种可能”。

 

除非故意吞食,否则ZPT难引发“亚急性毒性”

 

另一种言论中认为“在亚急性毒性(指染毒期不长,一般为3个月,或接触毒物时间不长,数十天乃至数月,对机体引起功能和结构的损害)试验中,人体误食ZPT会造成毒性反应。含ZPT的产品都应该标示孕妇慎用,同时也要标明不得让婴幼儿触及。”

 

这里指的有毒反应是在“误食”的情况下。从上文可知,ZPT本来就是有毒化合物,吃下肯定会造成毒性反应这一点毋庸置疑。ZPT的小白鼠急性致死量LD50=316mg/kg体重。但作为洗头水去屑剂的ZPT只是作用于头皮表面的真菌,且不能轻易被皮肤吸收。除非使用者故意将其吞食下去,这种物质一般不会进入我们体内,造成危害。况且,在大多洗发水在包装上,已经有明确的警告不得食用。

  “ZPT致胎儿畸形”是偷换概念  

据网友列举的一系列国外的实验显示,ZPT具有让鱼类幼体显著致畸的影响,但中国专家对此表示“网友列举的国内外有关研究看起来很吓人,但研究中具体用了多少量的ZPT,实验范围如何,我们都不得而知”。而且,这些研究多是通过动物的口服实验,日本千叶大学的鱼类实验,也是将鱼体暴露在ZPT溶液环境中,这与含量微小并且被快速冲淋的洗发水有显著区别。


血铅迷局
日本千叶大学的环境实验证明,含ZPT的洗发水对斑马鱼和日本青鳉幼体有显著致畸作用。
ZPT
妇科医生认为与安全剂量范围内的ZPT洗发水相比,口红香水等健康风险更大。

动物实验让鱼幼体致畸不等于ZPT可让人类胎儿致畸

 

网上流言引用部分动物实验数据,如“"老鼠和兔子在食用了剂量在165-330ppm(8-16 mg/kg/day)时,8到14天期间,出现下肢麻痹或者瘫痪。达到1000ppm或者更多时,会导致直接死亡。在服用ZPT的剂量到100—500ppm达30天时,不会出现瘫痪,但是达到5000ppm时会出现神经错乱。”并且引用日本1999年日本千叶大学《吡啶硫酮锌对水生生物的急性毒性》论文中的实验,含ZPT的洗发水对斑马鱼和日本青鳉幼体有显著致畸作用,不含ZPT的洗发液未显示致畸作用。

 

经查证,的确存在日本千叶大学对ZPT的毒性做过鱼类实验的论文。但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千叶大学的鱼类试验,是将实验对象放置在充满ZPT溶液中,这不能视为对人的影响——人类与鱼类生理结构大不相同,而且不可能置身充满ZPT的溶液中。网上言论简单把日本青鳉生活在ZPT环境下导致的幼体畸形,等同于导致人类胎儿畸形,是言过其实,偷换概念。况且ZPT对水生生物的毒性本来就比较突出。上文亦有提到,早在ZPT被合成出来的时候,它就是被用于添加在油漆中涂在船身上,用来防止甲壳类生物、海藻或水生物的附着。

 

而动物实验的结果,则是经动物的消化系统而得到的,这种口服的毒性与计量都无法与添加在安全范围内的洗发水相提并论。南方医院妇产科主任钟梅教授表示,怀孕期间的女性比较敏感,需要特别注意,但去屑洗发水事实并非如网络上所说的那样可怕,准妈妈不必过度担心。因为洗发用品在身体停留时间较短,很快就被冲洗掉,这和吃进肚子里的影响大不相同。

 


 
  太多的食品和日用品安全事故已让人麻木,如今网友都戏称“活在中国可练就百毒不侵”。但在这样的惯性思维下,当网上某些不靠谱流言出现时难免过度反应,以讹传讹。事实上并无任何确凿证据表明正常使用含ZPT的洗发水能导致胎儿畸形,或者任何健康危害,于是我们选择为它正名——对一切盲目质疑并不会带来任何帮助,我们更需要去伪存真,独立思考的精神。

  往期专题 
第74期:水电在中国为何不受待见
第74期:水电在中国为何不受待见
第73期: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地铁?
第73期: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地铁?
第72期:我们需要怎样的校车
第72期:我们需要怎样的校车
第71期:中国人的“输液迷信”
第71期:中国人的“输液迷信”
网易发现者 编辑:王暐 视觉:张弛   转发到微博 | 探索首页 | 回到顶部